页面载入中...

财政副厅长贪污235万 不服一审判刑上诉二审驳回

  在专访中,有件事令采编团队印象格外深刻。饶宗颐说:“‘持论要正’是一种做学问的态度,这对后世学术是非常重要的。”饶老曾经花了十几年的时间写了研究王莽的著作《新莽史》,本来当时已经有出版社跟饶宗颐沟通发表,但要求饶宗颐将王莽写成皇帝,而他崇拜的司马光《资治通鉴》里却未将王莽视为正统。最终,饶宗颐认为出书要有利于社会,有利于人类,不能投其所好,最后竟将这份心血束之高阁,书稿在箱底压了半个多世纪。饶宗颐后来回忆说:“庆幸有股勇气停下笔来,并为自己有一份担当的责任感而自豪……绝不能勉强为功名去做学问。”他还笑称,“人要讲气节,除了求真、求知,还要求正;要是当时我出了这本书,早出名了,但也可能毁了我。

  饶宗颐也似乎从没有大师的架子。当年,一群雷州田园村的农民自发筹建广东“中国雷歌馆”,一入馆内他就看到一块“中国雷歌馆”的匾额,这块匾就是身为潮州人的饶宗颐专门为这群身体力行保护和传承包括雷歌在内的中国各地民间歌谣的农民题写的。

  2013年6月,“饶宗颐学艺研究中心”在广州增城奠基,96岁高龄的饶宗颐专程赶来,他面容清癯,剑眉星目,十分健朗。当时他每天还在读书、还在带领学生做研究。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馆长李焯芬说,“饶老是一个有很强好奇心的人,即使到了90多岁高龄,你给他一个学术问题,他还是会调研下去。所有他研究过的问题,他都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会从对问题的研究里面获得很大的乐趣,不管是哪一个课题,他都能做出趣味出来。”

  2015年,中山大学饶宗颐研究院正式成立,旨在整合海内外各种积极因素,打造一个兼具国际性、权威性的饶宗颐学艺研究中心,鼓励海内外学者投身于中华传统文化的学术研究,深入钻研饶宗颐的论著和艺术作品。

  “一到北京,我就买了一本余秋雨批判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书,还买了别林斯基选集,看了这些书,知道苏联有几个斯基都了不起。那时候我基本上就不买美术方面的书。这些书我一直保存到‘文革’,结果成了我的罪状。”

  黄永厚的罪状之一是说“洛蒙罗索夫是伟大的诗人。”黄永厚为此一头雾水:“洛蒙罗索夫是谁啊?我没有看过他的书啊!”一问才知道,洛蒙罗索夫是俄国的大化学家,批判黄永厚的那些人把洛蒙罗索夫和莱蒙托夫给弄混了。

admin
财政副厅长贪污235万 不服一审判刑上诉二审驳回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